产业新闻

补写一篇抗洪“报道”

来源:http://www.401ai.com 责任编辑:ag环亚娱乐平台 2019-03-21 15:48

  20年前的那场仅次于新中国成立后1954年洪水的特大灾难,很多人已经淡忘,包括我自己。

  重新勾起我对那段惊心动魂的历史的回忆的是,去年编辑战友回忆录 《峥嵘岁月》(团结出版社出版)文集接近尾声时收到的几张照片,照片中,成千上万的群众依依不舍,挥泪送别抗洪大军,前排两名穿白色汗衫、系红领巾的少先队员分别为我们舟桥团的徐团长和杨副政委献上了一束鲜花。照片右下角“98.9.18”的字样清晰可见,这是结束抗洪抢险战斗凯旋而归的日子,一个特别值得记取和纪念的日子。

  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如果那年自己还在部队的话,九江抗洪救灾毫无疑问是对外报道的重大题材,可惜,在98抗洪之前,我己卸甲归田了。

  去年金秋时节,我入伍度过新兵生活的舟桥八连在江西省九江市举行战友见面会,其中的部分老兵曾参加过98抗洪救灾,20年过去,年轻小伙步入而立之年,芳华不再,但情怀未改,他们把九江作为第二故乡,心系之、梦相伴。当年指挥九江抗洪救灾战斗的徐团长与老兵们分享了那段热烈而悲壮的军旅记忆,恰恰为我补写抗洪“报道”提供了素材,尽管缺乏一些细节,倒也可形成一条消息——“1998年入夏后,暴雨如注,造成灾害,洪水肆虐大半个中国,29个省市受灾。8月7日13时50分,汹涌的长江洪水在江西省九江市浔阳西路的4至5号闸口冲破长江大堤,很快撕开一个60米长的豁口,倾刻间九江城区处在全城灭顶的险情之中。古城浔阳告急!京九铁路告急!我驻福建舟桥某部受命于危难,出动千余名干战,乘坐两个军用专列,押运300多辆舟车,跨越闽赣两省,仅用8个小时,于8月12日上午抵达江西九江,与兄弟部队一起投入抗洪抢险战斗。经过40个日日夜夜的艰苦奋战,终于用血肉之躯封堵了决口、守住了大堤,取得了抗洪救灾的伟大胜利。次月18日,部队凯旋而归,数十万九江市民自发上街挥泪送别。”

  然而,当年这场举世瞩目、“杀伤力”极强的特大洪灾,我仅仅粗略交代了一个过程,总觉得这篇 “报道”太过单簿,于是,我通过电话和微信从几位当事人嘴里“掏”来了几个细节:

  ——连续40天的抗洪抢险,多名战士因疲劳加上烈日灼烤而发生中暑,甚至陷于昏迷。有一天,6名战士几乎同时中暑,被医务人员用担架抬走时,徐团长以命令的口吻高声喊道:“你们务必把我的兵救回来,不然回头我找你们算账!”团长爱自己的士兵,士兵则愿意为国家利益献出生命。倒下的只是躯体,不倒的是战胜洪魔的信念。这些战士苏醒后不久又重新出现在了抗洪救灾第一线。

  ——当地群众给部队送来了许多慰问品,但当抗洪官兵看到受灾百姓缺乏饮用水和食物时,立马将物品转递到了灾民手中。

  ——“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是我舟桥部队的职责与使命。战士们叫响了“誓与大堤共存亡”的口号,头顶烈日战恶浪,风雨同舟排险情,扛沙包、打木桩、搭钢架……哪里危险就往哪里冲,每天经受着生与死的考验。一批战士在“抗洪火线”入了党,部分官兵或立功受奖,或被授予 “98大抗洪先进个人”荣誉称号。

  ——凯旋那天,数十万九江市民自发欢送抗洪将士,街头巷尾挂满了“请子弟兵留下”“我会想念你,我的兵哥哥”“是你们给了我们第二次生命”等横幅和标语。人群中,一位小朋友两手提着书有 “长大了我也要去当兵”的那块红布,格外引人注目。当地百姓一面往缓慢行驶中的舟车塞进包子、苹果、火腿肠,一面哭着、喊着“感谢人民解放军!”“向解放军致敬!”而车上的战士也止不住热泪涌动。火车站站台不停地回响着《送战友》《十里红军》等歌声。

  如果把这些“链接”看作那段历史的还原,那么,参加九江战友见面会的老兵找到当年为部队献花的两名少先队员,便是20年前波澜壮阔的抗洪故事的延续,令人欣慰、感慨。

  通过九江所在地战友的搜罗与联络,借助当地电视台、报社牵线搭桥,当年凯旋门下为我们部队献花的两名少先队员终于找着了,她们一个姓于,另一个姓邹,均已为人妻为人母了。由于两人都在外省工作,因此要同老兵们相见有所不便。但身处远方的小于还是以视频连线形式,向当年参加九江抗洪救灾的老兵们致以深深的谢意,并表达了她的美好祝愿。

  20年前的那场洪灾决胜,再次印证了毛主席的一句词——“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20年后再见九江,山清、水秀、街景美,浔阳西路一块抗洪纪念碑巍峨屹立;20年后回望那段历史,听着一首《为了谁》的歌曲,依旧让人潸然泪下。